成渝经济圈,重庆不需要“太古里”

重庆、成都,成了上个周末的热门城市。

这源于1月3日的中央财经委员会第六次会议。

会上明确提出:推动成渝地区双城经济圈建设,在西部形成高质量发展的重要增长极。

成渝发展,再次得到了来自中央的“把脉”。

自古以来,重庆、成都,都是竞争与合作并存。

近年来,以重庆、成都为中心的成渝经济圈,在城镇化、交通、产业分工、环境治理、对外开放,一体化机制方面等方面,都有过深度合作。

同样,在物流运输、制造业、商贸服务、大项目引进方面,两座城市也产生过很多次竞争。

如今大家都成了一个圈内的“带头大哥”,那么分工合作和差异化竞争,就显得比以前更重要。不然,你怎么带着圈内其他兄弟共同致富呢?

太古里与洪崖洞,区别很大

既然是分工合作,就不能“你有的东西,我也要有”!

去年8月,一则有关于“太古里落户重庆”的消息,开始在网络上流传。

有人都为“重庆太古里”选好了位置。

江北嘴、鹞子丘、鲤鱼池,三选一。

经过一轮投票,鲤鱼池处于领先位置。

最终,“太古里就要来重庆”的消息,被证实为不实消息。

但不少重庆人,仍然对太古里期待万分。

因为太古里在成都实在太成功了!

2018年租金收入达到9.6个亿,业绩达41.6个亿。

它那种将老成都城市文化、现代商业购物街区相结合的开放式购物中心,

赢得了来自全国的一致称赞。

部分重庆人,自然也想有一个。

成都太古里的成功,两个重要因素不可忽视。

一个是成都平坦的地形,二是成都集中式的市中心。

但是,上述两样,都与重庆不匹配。

首先,在重庆核心区域,不可能有平坦的地形。

其次,重庆商业可不像成都那么集中。

成都大型商业,基本集中在春熙路。这里,是成都人休闲逛街最集中之地。再加上成都平原地形,在这里打造符合成都休闲文化的商业,正是太古里所擅长的形式。

但重庆可不是这样。重庆多组团发展形势,形成了如今的五大商圈、未来可能还会衍生出礼嘉商圈、大学城商圈、照母山商圈、龙兴商圈……重庆不可能有像春熙路那样集中全城商业资源的商圈,其单个商业综合体创造的价值,自然也不可能像成都那么大。

所以说,照搬成都太古里,在重庆不太现实。

即便修一个重庆版太古里,也不太现实。

太古地产擅长在平原地区建太古里,在重庆这样的小山地,还没有过先例。

这就好比,你把洪崖洞修到成都,可能会好看吗?

即便修一个成都版平原洪崖洞,又会成功吗?

显然是不一定的。

因为重庆洪崖洞、成都太古里,都不可能分别是成都、重庆的特色。

即便按着各自的特色来,也存在失败的可能性。

从“抢”笔记本,到“抢”铁路线

除了太古里这样的商业项目,在很多产业领域,重庆与成都,也产生过很多次直接性的竞争。

大约在十多年前,当重庆已开始着手建设全球最大笔记本电脑制造基地之时,成都也开始了相关规划,并多次接触笔记本整机制造厂商及代工厂,力求在全球笔记本电脑终端制造产业上,分到一杯羹。

还是十多年前,重庆两路寸滩保税港区、西永综合保税区先后获批,而成都也开始跟进,整合出口加工区、保税物流中心和机场物流园区,力求设立综合保税区。

重庆先是为运输笔记本电脑的缘故,开通了渝新欧货运铁路。

成都后来也跟进,开通了蓉欧货运铁路。

重庆将货运班列开到了越南,连接东盟。成都也同样开通了相同方向的班列。

曾几何时,双方都在建西部金融中心、都在为交通枢纽着力、都在大力发展总部经济、都在为外国领事机构的落户暗中较劲。

是的,重庆、成都之间的竞争,自古就有。

重庆曾经靠长江水道的便利,在19世纪末,迎来了外国商船,打开了中国西部与世界交流的大门。在那交通不便的年代,重庆就是全球商人,前往中国西部的窗口之地。

成都是大省四川的省会,改革开放以后,长期是西南地区经济中心,因此外国领事馆、国际航线、大型企业机构等,曾在很长一段时间,将西南区发展重心,放在成都。那段时间,成都在西南区,基本没有太多的竞争城市。

直到重庆直辖,新重庆开始了新发展,成都发展也有了危机感,于是便产生了成渝之间的竞争时代。

成渝合作,各自都有王牌!

如今发展成渝经济圈。竞争肯定会延续,但合作是必然的。

成都需要融入重庆,带动周边的资阳、德阳、绵阳等城市的共同发展。

重庆也需要融入成都,周边区县永川、荣昌、隆昌、广安等,也需要与成都周边共同发展。

重庆制造业优势、水路运输优势,是先天即成的。

这对于辐射圈内其它城市,带动各个重庆区县及四川兄弟城市共同发展,很有必要。

毕竟,制造业产业链,是需要配套企业的。因制造业而形成的甲方乙方关系,绝对是亲如兄弟的关系。

重庆以前发展传统制造业,整装厂一般设在重庆主城周边,相关配套厂就主要集中在重庆各个区县,以及广安、邻水、达州、泸州等川东、川南区域。带动了周边一批中小城市的共同发展。

如今重庆产业转型,发展高端制造业。高端制造业,需要相关科技服务的支撑。

成都是西南地区传统的科技之城,区域科研实力历来强大。那么重庆就可以依靠传统制造业积累的优势,去与成都科技配套产业合作,在做大重庆高端制造业的同时,也壮大了整个成渝区域的配套产业发展。

这种合作,一拍即合。

此外,成都的电子科技、IT等产业,发展较早,早已在区域形成了自己的优势。在这方面,重庆可借鉴、可学习,并参与其中配套产业发展,但重庆无需与此竞争,重庆目前正大力发展的智能化产业,属于新兴产业。在该领域,在中西部地区还没有出现绝对领先的发展城市。这方面,重庆就可以全面发力,与成都形成差异化发展。

除了产业,物流运输也是如此。

铁路容易引起同质化,在发展铁路的同时,长江这条黄金水道,是最好的差异化发展交通方式。通过这条水路,连接东部沿海,打通成渝经济圈对外的水路通道,这方面,重庆几乎是唯一可行的城市。

但总体说来,合作大于竞争。在这抱团发展的经济圈里,即使竞争,也应该是差异化竞争。

如今,重庆向西、成都向东,两者的融合,就是一种合作。

重庆向西,会发展高新技术产业,这可以与本身高新技术发展较早的成都,产生协同联系。

成都向东,其龙泉驿地区,是成都制造业的主力区域,该区域制造业,也可与传统制造业极具优势的重庆,产生互补互配作用。

而在一些商贸、互联网、金融、国际航班等领域,重庆、成都之间的竞争,依旧会存在。这种竞争,也会推动两地的共同成长。

重庆大学经济学教授蒲勇健表示:

成渝两地的产业合作是全方位的,在商业、农业、旅游、文化、工业制造、物流、能源资源等方面,两地都可以发挥比较优势进行布局。

成都向东发展,重庆向西拓。重庆的传统制造业具有一定的优势,应更多的支持成都的向东发展,让成都融入重庆市场。

成都也要通过重庆的区位加入“一带一路”,形成全方位的对外开放格局。以及两地共处长江上游,在环境治理方面的合作。

在科研和教育方面,重庆需要和成都联合打造科学城、高新区,共建西部技术转移联盟,保证区域科技的流动性,以及通过两地间的高等教育合作,双向结合建设区域文化和人才培养。